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再世降临

我不知道深渊将到底有多深

 
 
 

日志

 
 
关于我

众教说纷纭,光明如一真 天地如意合,一柱擎乾坤

遗忘的英伦旧作,刚找回来。。。  

2013-10-03 17:21:36|  分类: 阿南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津街理发店    

 

 

    一.理发店很安静

 

    牛津街理发店

    在凯瑟琳小教堂的对面

    左边隔街是奥古思特酒吧

    右边那片空地

    叫科莱敦广场

       

    凯瑟琳小教堂里

    常常是大腹便便的人们

    习惯在饭后去忏悔

 

    然后横穿过牛津街

    去奥古思特酒吧

    一杯一杯喝啤酒

    一直到黄昏才离开

    好象液体填不满腹内的空虚       

 

    相比之下

    小理发店很安静

    每天忏悔喝酒的人们

    并不需要每天理发

          

二.我穿过科莱敦广场

 

    从到英国的第二天起

    我每天穿过科莱敦广场

    去图书馆实验室

               

    每天早晨总有几个学生同行

    下午回来多半只我自己

    看几个没有主人的狗

    在广场上追赶游戏

 

    我也习惯站在相同的方位上

    看小教堂上的石雕

    那是最后的晚餐

    我只认得摊开双手的耶稣

    却总是认不准谁是犹大

 

    感到有风拂面的时候

    我会去小理发店门口

    向彼得打一声招呼海阔天空

    一般是远远地挥挥手

    彼得很少去教堂酒吧

    他总是独自坐在低低的木凳上

    在小小的牛津街

    彼得是一个沉默的名人

     

      三.认识彼得

       

    彼得很少与人交谈

也许我是个例外

    我常常凝望小教堂上的石雕

    因此他例外常常打量我

       

    那是我来英国的第三个月

    一个下着寻常小雨的下午

    我照例为谁是犹大发愁

    突然一个蓬发的老人在我的眼球里

    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

    你相信上帝吗

    我一愣  点点头

    第一次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

    点头比摇头稳妥

 

    他说那好我们是兄弟       

    他说上帝保佑你

    我说上帝也保佑你

    重复别人的祝福没有危险

    下着的小雨仿佛在笑

    上帝是谁

    能听你们的

 

    这年代

    到凯瑟琳小教堂里举行婚礼的人少了

    我在英国四年

才见过三五次

到凯瑟琳小教堂里举行葬礼的人

    却常常见到

    他们是过去时代的人们

    对于他们即使大腹便便

 

    上帝还没有过时

    有好多次

当死亡的鲜花洒落牛津街的时候

    我看见彼得不象平时那样麻木

    他摊开双手

    无可奈何地平静

    加上一丝悲哀

    神情很象石雕上的耶稣

 

    四.彼得原是小理发店的主人

      

    彼得至少是半个犹太人

    她的母亲来自耶路撒冷

    他说他不知道他的父亲

 

    在英国多年之后

    我终于从心底里承认

    彼得原来真是牛津街小理发店的主人

    现在主持店务的小伙子

    是彼得唯一的徒弟

                        

    彼得也许是对的

  人也许就真是那么势利

刚才的一头发

    剪下来的

    丢在地上任人踩踏

    留在头上的则要洗

          

                          

             

    擦油抹粉

    弄成各种花样

                        

    我怀疑我变得那样爱蓄长发

    并不是真由于英国天气

    而与彼得有关       

 

    五.彼得破例亲自动手

 

    犹大究竟是谁

    不得而知

    除了中间摊开双手的耶稣

    我在不同的时候

    发现不同的犹大

    今天是这个门徒明天又象那个门徒 

    犹大究竟是谁

    简直是我的烦恼

 

    我也几次问过彼得

    第一次他说他也是犹大

    他曾三次不认主

    第二次他无可奈何的摊开手

    好象死亡的鲜花洒落牛津街的时候

    第三次他说石头用不着理发

 

    今年夏天

    彼得破例亲自动手

    为我剃了光头       

    光头免了势利的嫌疑

    因为我的头发实在是太长了       

    彼得看着我的光头

    有一点陌生和不安       

    我告诉彼得

    我们中国人认为头发是烦恼的象征

    烦恼留一半无论怎样精心处理

    总永远是烦恼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